首页 > 社会万象 > 正文

边缘历史、神鬼传奇:中国的大海盗时代 | 魔幻说史
发表时间:2017-09-28 10:41:2902:39   来源:本站    点击:3168596

摘要:金融英语词汇,金融炼金术,金融街洲际酒店,金融帝国,哈工大招生办,哈工大就业信息网,哈工大就业网

电影《加勒比海盗3》中出现的女海盗王原型为郑一嫂

『编者按』


“从船被发明的那天起海盗就出现了”并非戏谈,海盗的产生与海洋文明几乎同步,早在公元前27世纪,腓尼基人的航海路径与商业版图,就抵达了今天的西西里、北非、西班牙以及直布罗陀海峡南北岸。至公元8世纪至公元11世纪,维京海盗(viking)大规模大范围的血与火行径,可谓真正将海盗这一职业"发扬光大"。而最著名的海盗“黄金时代”(15-17世纪)伴随着各类大众文艺产品的巨大影响力已然家喻户晓,不遑多论。

海盗题材确然是西方文化的重要母题,奥德赛、金银岛、海贼王、加勒比海盗......海盗快意恩仇,让人胆寒又着迷,观之国内则鲜有同类创作。中国历史上有没有海盗呢?答案是肯定的。在16-19世纪的明清时期,中国海盗的势力、战力、传奇性丝毫不输西方海盗们,“净海王”汪直,开发台湾、亦商亦盗的郑芝龙,痛击英军的女海盗郑一嫂......他们都为中国海盗史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,却是一群被正史遗忘的人

波澜壮阔、亦真亦幻的海上争斗中,中国海盗到底有哪些值得被记住的人物,有哪些诡谲迷人的传说,有哪些别具一格的异术风物?《海盗奇谭》,便是当代唯一一部从大量文献考据而来的中国海盗传奇故事集,由“海洋新志怪文学”开创者盛文强撰写。考据、拼贴、糅杂、戏仿,作者在中国志怪笔记小说传统上,融入西方先锋文学技法,用一百个魔幻故事,网罗两千年中国海盗传奇,再现万里海疆风云。下面从异谈、人物、秘地三个方面分选三章,从中自可窥知一二。

下文选自:《海盗奇谭》

盛文强著

中信出版集团| 楚尘文化

2017.8

 

卷一 妖异

? 咒海之术?

 

在南海,岁月骎骎,符咒比黑夜还要隐秘。

作为秘而不宣的古老法术,符咒似乎只出现在传说中。持有符咒之术者,也都是行踪不定之人,难以看清他们的面貌,他们背对着观众,唯有窗口烛光下的黑色剪影。

深夜在船舱里书写符咒的人动作迟缓,他的一举一动都受制于黏稠的夜晚,牵衣拂袖之际,船舱里的黑暗已被扰动,他抬眼看着舱顶的黑暗角落,仿佛看到有些毂纹在震荡着,许久才平复,他的心也随之安定下来。

月黑风高之际,正宜密谋与行凶。此道中人的老手,忍不住要欣欣然了,他们于破坏中得到快感;而作为新手,则紧张得手心冒汗。作恶之前的狂喜,也使臂中的血齐向掌心凝聚,一双手掌也憋成了石榴紫。

焚香净手已毕,海上起了风。他在摇曳不止的矮桌前盘腿坐定,变动着的波浪一波高过一波。他按住桌面,提起笔来刷刷点点,几笔之后,桌面就定住不动了。草纸与朱砂的摩擦,在纸上沙沙作响,朱红印迹与黄纸的映照,灼人眼目。还未完全化开的朱砂粒,从狼毫下跳脱出来,峭立在符咒的起笔及收尾处,它们在灯光下投出芒刺般的暗影,草纸表面细密的绒毛,使那些暗影的边缘变得暧昧不清。写符之人沉湎在光影的微末毫端,仿佛堕进了无尽的深渊。

油灯燃尽,黑暗突如其来。被禁锢的法力随时会破纸飞去,这令写符的人也感到恍惚起来。在另起一张时,他已陷入了迷狂,当此之际,是谁在书写?他被神秘的力量控制,暂时忘却了自己。

是谁附着在他身上,施展出绵延不断的笔底波澜?这一切无从知晓,他只是发疯般书写。符咒写完时,他有如大梦初醒,不知身在何处。

深夜里在船上写符咒的是大海盗陈武振,他的早年行止难以知悉,他的生平在史书中跳脱为一片空白。关于他的记载,都来自他身死之后,也只是只言片语而已,而在他生前的相关记载,或许被他施咒抹掉了。如今只知他生活在唐代的振州,身处南海之滨,以咒术闻名,时人视之为妖孽,谈之色变。

陈武振的咒术不知从何处学得,亦不知传自何人,只知他自从得了咒海术之后,便在海滨为盗,专以劫掠外洋商船为生财之道,更兼以勤奋不辍,不几年的光景,就成为南海的巨富。

陈武振自写的符咒有四道。第一道符贴在胸口,可使所咒之船停止不动,不论水手怎样奋力划桨,都无济于事。随后,被咒之船自动漂到他心念所指之地,也即他的老巢——一处人迹罕至的海角。那里,早有他的手下在埋伏,单等商船靠岸,就上去控制船只。第二道符贴在手背,可使手臂凌空伸长至千里之外取物,抓到之后即缩回,毫厘不爽,船中的珍宝失盗,往往因此符作怪。第三道符贴在小腿,能使人行走在海面上而不沉没,风浪再大,鞋袜也不湿,借此符可以走到海面上去,也可从海面上一跃而起,凌空行走。第四道符则用来逃跑,如遇到法力高强的对手,无法取胜,便拿出这道符往空中一抛,立刻雷电大作,狂风由脚下生出,可瞬间将他卷走,一直裹挟到安全的所在。不过,这道符他好像一直没用过,在他的有生之年,并未遇到过真正的对手。真正的对手到来时,他却措手不及,藏在胸口的逃命符成为一张废纸。

四道符咒互为呼应,要在一天之内写完,书写时要耗费极大精力。他每写一天符,都要拿出三天来休息,补回耗费在符咒上的精力。符咒使用完毕,其中的法力便即消失,就要重新书写,永无止歇的循环。他做这项枯燥而又神秘的工作,已经有十八年,他剩下最多的是最后那张逃命符,后来堆积了一船,因写这些符不易,不忍丢弃。

他在写符时灌注了强大的心念。盘旋扭曲的朱砂轨迹,蝌蚪样上下穿梭的圆点,法力都被绳结般的符号给捆缚住了。施展符咒时,则需要配合咒语,并且脚踏罡步,身形移动,模仿笔在灵符上走过的朱砂轨迹。他不住地走动,遇到连续的点阵,要不断单腿跳跃过去,碰巧符咒上有纵贯至底的一竖,他就要把这条竖奔跑下来,在竖跑完之后,到了符的最底端,而在符的顶端又有最后一个点需要点上,那他就要凌空飞回去,他在空中翻滚着,像一只车轮,以单足落定之后,符咒笔画的最后一点才算完成,这时符咒上封印的法力才与他自身融为一体。他手中的木剑,是激引能量的密钥,木剑内有蛙鸣式的躁动,每逢此时,他便获得了无与伦比的法力,天地间的能量都在他身上汇聚,他须勉力支撑,才能免于被这力量吞噬,他仿佛身处漏斗下,顶在逼仄而又迅疾的洪流之中。

那时节,他只要望见商船队的桅杆出现在海平面上,就命手下船队设伏,他则披头散发,开始施咒术。或在滨海之处的山巅,或行走于海面之上,皆是常人难以涉足之地。他手持木剑,嘴里念念有词,两片嘴唇疾速开合,振动之快,俨如蜜蜂之翼,嗡嗡的双唇放出致幻的迷音。灵符开始起作用了--在灵符的牵引下,船队的航向立即发生了偏移,船队都在大力的牵引之下,向不远处的海角靠过去,满船皆惊。

如果路过的船队过于庞大,载货又过于沉重,陈武振胸口的那道符便会难以承受,最终撕裂,这会使他受到大锤重击一般的伤害,口吐鲜血。遇到这种情况,在符撕裂之前,他会及时拿出一道一模一样的符,对原符进行加固,才有足够的法力,把商船队拖到近前来。这真是耗费体力的活计,他的汗珠跌进脚下的波峰中,瞬间被浪头吞没,他整个人也遭受着炙烤,头顶上冒出了白色蒸汽,直冲霄汉,与星辰相接。若是在夜晚,他在海面上越走越远,他的部下们划着船跟上来,就会望着他头顶上白色蒸汽的华盖找到他。

他的部下后来满怀深情地忆起当年的场景——简直难以置信,总舵主头上盛开着一朵白花,是的,你们不要笑,确实有一朵高耸入云的白花,没有枝叶,只有花,从总舵主的头顶的泥丸宫里发出来,瞬间就长到了天上。这朵花分成了二十五枚花瓣,每朵花瓣上都有总舵主的面容,这是他用身体滋养的花,代表了他平生修为的全部神通。白花在黑夜里看上去白得刺眼,底部细若游丝,越往上越大,那些花瓣都到了云中,几乎不可见。总舵主在海面上走,那朵白花也跟着移动,总舵主让波浪绊了一下,头顶的白花也摇摇欲坠。那些年的星和月,都被总舵主头顶的白花给擦亮了。可惜,总舵主已经不在了,如今海上的星和月,又变得乌突突了,你们年轻人哪知道这其间的差别。那时我还年轻,如今我已衰迈,最近总做梦,梦见总舵主,痛煞人也,痛煞人也。

那时节,他的部下对他心怀怖惧,商船队听说了陈武振的咒海之术,皆畏葸不前。当然也有不服不忿的巨商,不惜重金请来了护航的道士,誓要消灭这海上的妖人。当他们在海上遭遇时,受雇的道士从船上飞出,袍袖鼓荡着烈烈风声,巨商们在船头仰面望着道士凌虚飞行,不禁面露喜色,手捻须髯微微颔首,众人齐声欢呼,仿佛胜利在握。哪知站立在海面上的陈武振毫不在意,他举木剑一指,道士便跌落回商船上,摔了个结实,在船板上砸出一个大坑。道士的身子跌进了舱底,商人们从舱底捞出道士,道士已经双目流血。

道士说:是方才,有黄巾力士从空中飞来,伸出二指戳中了我的双眼,我看见无边的黑暗,谁能想到,我们正道中的神明,象征着公平信义,本该助人消灾解厄,却原来也会受到恶人的拘遣,从今而后,我要退出修行界了。

众人忙上前解劝,道士只是摇头苦笑,不再接言,他用法力止住了血,抬着空洞的眼眶望向天空,众人感到那里有黑色的风暴在滚动。道士的头发不知何时披散开了,发簪在下坠中失落了,在满头白发的胡乱包裹下,他枯萎下去,仿佛衰老只是片刻之间的事。

道士摇摇头,抬起手来以大袖遮面,喉咙里咕哝了一句咒语,就凭空遁走了,船板上只留下他已经发黑的血迹,证明他曾经来过,并且经历了惨烈的一败。

道士的离去,使商船上骤然大哗,有人骂道士背信弃义,只顾自己逃跑,更多人自知祸将不免,呜呜哭了起来。你知道,这是许多年以前的事情了。再也没有人能和陈武振一战,据说那个道人是中原修行界的领袖,自他败后,没有人再敢前来与陈武振一争高下。

数年后,陈武振被雷电击毙。当时他正带着截获的船队归港,船桅之上忽有乌云凝结如锅盖,有一道闪电劈下,直奔陈武振的眉心。陈武振是何等身手,急忙闪身躲过,那道闪电扑空,随即在半空划了个弯,仍追中了他的眉心。电光钻入皮肉,游走于四肢百脉,陈武振的身子委顿下去,眉心灼出了一个枣核形的黑斑,像是新开了一只眼。

左右前来探看他的伤势,发现他已经气绝,从他全身的毛孔里,还丝丝冒出电光,触手便觉酥麻。没人敢再碰他的身子,不多时,他就开始干裂,肉身化作一团黑色粉末,那是炙烤之后的焦糊。

船板上正在发生着剧烈的形变,陈武振的部下们,惊得大气不敢出,他们目睹了总舵主走向灭亡,那些黑色粉末,被海上刮来的一阵狂风吹散,他的衣衫也如蝉蜕般脱落,漫天纷纷扬扬的黑雪。在力播撒之下,那些粉末凝结为天际的乌云。陈武振的追随者们,宁愿相信总舵主的生命已经转化为不为人知的形态,拒不接受他的死亡。那时节,众人举目观看,不知该是喜悦还是悲伤,黑云在他们脸上留下浓重的投影,使在场的每个人都显得面有哀戚。

陈死后,他的符咒之术没有流传下来,他的党羽也作鸟兽散,只有他的神异故事和他的离奇死亡,一直流传到了今天。他没有留下画像,不像那些故去的大人物,都留下一张丰赡华美的仪容,供后世子孙凭吊,陈武振的遗容却被雷电摧毁,变得一团焦黑,画师见了难以下笔。你知道,这是许多年以前的事情了。

【1】《太平广记·幻术三》:唐振州民陈武振者,家累万金为海中大豪,犀象玳瑁仓库数百。先是西域贾漂舶溺至者,因而有焉。海中人善咒术,俗谓得牟法。凡贾舶经海路,与海中五郡绝远,不幸风漂失路,入振州境内。振民即登山披发以咒诅。起风扬波,舶不能去。必漂于所咒之地而止,武振由是而富。

【2】《太上三洞神咒卷·雷部诸咒》:五方太一,神精北帝。太华玉浆,随吾真炁。为吾发扬,昆仑流液,翠境妙香。神明视,万鬼成藏,急急如律令。

 

卷二 列传

? 五峰船主?

 

海商汪直看上去像个书生。那时候的商人丝毫没有暴发户的气质,仍是读书人的底子,而不是骂骂咧咧的痞子相。即便他后来做了海上武装走私团伙的头领,也保持着书生本色,这和那些发迹之后便骤然变得文雅的人有着本质的不同。

汪直抵达日本时,是和红毛国的商船一道,被海上风暴吹到了日本的种子岛。岛上居民乍见红毛国人,以为是妖怪,红胡子,红头发,还有蓝眼珠,岛民远远地看着,不敢靠近。直到看见这群怪物中有一个穿着大明衣冠的儒生,就像看到了救星。

这个书生一走下船,就东张西望,他看到了岛上的居民,便离开那堆洋人,径直朝这些远远观望的岛民走来。

和多数出海的商人一样,汪直也早早学会了红毛国的语言,从最初的手势,到后来的音节和句法,而此时对日语却尚未精通。岛中有会写中国文字者,只会书写,而不通音节,便与汪直用文字进行交谈,汉字充当了沟通的桥梁。

这是一次颇为奇异的交流。

种子岛上的人们仍记得这个来自大明的儒生,他头戴儒冠,大袖飘飘,他举手投足间从容不迫,逢人便拱手施礼。在海边沙滩上,当地人用手杖的尖端画出汉字,汪直也用手杖画沙作答,这时,当地人知道他名叫五峰,沙滩上写着硕大的"五峰"两个字。

当然,那时当地人还没有预料,他即是不久以后便赫赫有名的五峰船主,只当他是一个通晓各种语言的大明朝的书生,他们在用一种无声的方式进行交谈。新翻开的沙滩,露出了湿润的内瓤,笔画显得深重,所写下的文字似也更值得信赖。

不多时,他们脚下的沙滩就写满了字。他们背对着大海,一边写,一边倒退,直退到了海边,双脚浸到了水里,海水攀升过了脚踝,他们也毫无察觉。

正当落潮时分,随着他们的脚步后退,海水也在后退,水位总是保持在脚踝的位置。在新退出的海滩上,他们写下的字句中,有海鹬落在其间,在点画的沟槽里觅食。海鹬的长喙敲破了那些文字,鸟爪踏过时,不经意间篡改了词句,后来者已经难以读通整篇文字,唯有"五峰"两个接近一人高的大字,仍在鸟群的践踏之下保留着原形,人们纷纷围拢上来,对这俩字指指点点。正在和汪直交谈的那个当地人停下来,朝他的同伴们喊道:"这俩大字,就是这个书生的名字,意思是五座山。"

当地人脑海中立刻显现出五座高耸入云的山峰,争相朝上生长,青石壁上挂着云朵,五座山隐没在云后,忽隐忽现。

人们再次低头观看那两个大字,手杖划出的深沟里,已经渗出了水,水将每个笔画填满,两个大字显得亮晶晶的。水网织成的字,开始有了流动的波纹,几只沙蟹在水中露出青黑的方块形蟹壳,稍微一露,便被围观的人群吓退,它们的双眼生在触角上,触角如两根立柱探出水面,看到了黑压压的人群,它浑身为之一颤,立刻回到了沟槽底部。

不多时,鸟群越聚越多,落在长篇的谈话中。汪直和岛民还在沙上写字,也顾不得驱赶鸟群。他们已经退到了岛屿的最外缘,这里是退潮时海水所能退到的最低点,也就是步行所能到达的岛屿最深处,待得潮水回涨时,海滩上的对话就会被海水带走。

汪直在沙滩上写道:"那些绿眼珠的红胡子,是来自西南蛮的贾胡,他们不吃人,是来做生意的,不用害怕,他们和气得很,只要你们不去伤害他们,他们也肯定不会伤害你们。"

当地人这才稍稍安定了心神,毕竟是有来历的,只要不吃人,难看些也便无妨了。

汪直说:"他们虽然模样怪些,却也不是什么妖怪。他们来自几万里之外,遥远的未知之乡,他们手里还有各式稀奇的宝贝,还有疗治各类病症的奇药,他们的海船,能够抵达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--这是海上的族群,常年在海上漂泊,回到陆地上,他们就会头晕目眩,脚底下起绊。"

当地人听着,就像听到天外来客,世上居然还有这般人。听罢了海外奇人的掌故,当地人还没有合上因吃惊而张开的嘴巴,汪五峰就开始推销商品了。在汪五峰的翻译之下,当地人从红毛国人手里买了两条火枪,此前红毛国人朝空中试放了一枪,打下了一只海鸥,随着一声巨响,海鸥坠落,毛羽纷纷扬扬,像下了一场大雪。

人们看到海鸥的胸口有一个大洞,往外淌着血。海鸥被一股来路不明的力量所撕裂,人们隐约意识到,或许和方才那声巨响有关,巨响之中包藏着烟雾,还有神秘的芳香在四下里升起。此刻,汪五峰在烟雾之中出现,双手各擎着一只火铳,开始向人们兜售。

中国海盗的装备

这时人们无不惊惧,这条木棍式的家伙,居然有如此威力,有人禁不住诱惑,开始购买,火枪由此传入日本,很快便以神奇的威力而声名远播,各路割据势力在枪声中惊醒,纷纷把目光聚拢在这黑洞洞的枪管上,这来自殊方异域的秘密武器,在巨响之后便可置人于死地,在此之前,日本还从未有过这般厉害的凶器,乍见之下,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。当然也有不少人认为这是一种高明的戏法,是西人的幻术,直到亲身试用之后,才知道这幻术可以在自己手中复制,并且发挥同样的威力。除了火枪,还有香料、生丝、硝石、丝绸等货物,从此如长龙般应接不暇,从海上源源不断运来。

五峰在火枪的交易中充当着翻译的角色,不久,他便建立了自己的武装,运送枪支,聚集上万人。那时节,他的主要时光都在大船上度过,在船中,他被称作五峰船主,自船主以下的头目,各按尊卑次序,一声令下,应者如山呼海啸。后来,在平户,五峰船主占据岛屿,不再让人们称他作五峰,也不再称船主,而是直接称王,手下各大头目都授予官职,附近三十六岛的岛民,皆听其指挥。

【1】朱九德《倭变事略》:汪直始以射利之心,违明禁而下海,继忘中华之义,入番国以为奸。勾引倭夷,比年攻劫,海字震动,东南绎骚。

【2】南浦文之《铁炮记》:有大明儒生一人名五峰者,今不评其姓字。时西村主宰有织部丞者,颇解文字,偶遇五峰,以杖书于沙上云:“船中之客不知何国人也,何其形之异哉?”五峰即书云:“此是西南蛮种之贾胡也。”

【3】万表《海寇议后》:五峰以所部船多,乃令毛海峰、徐碧溪、徐元亮等分镇之,因而往来海上,四散劫掠。番舶出入无盘阻,而兴贩之徒纷错于苏杭,公然无忌。

【4】田汝成《汪直传》:据萨摩洲之松津浦,僭号曰宋,自称曰徽王,部署官属,成有名号。控制要害,而三十六岛之夷皆其指使。

 

卷四 财货

? 金银岛?

 

在南澳附近有一处由礁石聚拢而成的小岛,今人呼之为金银岛。这里是明代海盗吴平的藏宝之所,岛屿周围水深无底,是海上危途,难以窥测,此种地形,谓之深澳。今人每逢晦涩难解之事,便冠之以"深奥",实是对"深澳"一词的延展。

清代海盗旗残片,英国海事博物馆藏

在不知深浅的水域,最易滋生海盗。吴平、曾一本、许朝光等大海盗都在这里建立过巢穴。其中又以吴平最擅敛财,富可敌国的传言,终使他在群盗林立的南澳脱颖而出,时至今日,人们仍对他的宝藏垂涎三尺。他留下的未解之谜,或许永远不会解开,只留下两段近似于谜语的歌谣。其中有一首歌谣流传最广:

九瓮十八缸,

一缸连一缸,

谁人能得到,

铺路到潮州。

这里说的是宝藏的数量,谁能得到,便可从南澳岛铺路到潮州,可见财富之惊人。至于宝藏的具体位置,则又有另一首歌谣做了暗示:

我道向南北,

东西藏地壳。

水涨淹三尺,

水涸淹不着。

可惜至今没人能领会这首歌谣的真正含义。自吴平事败后,后人猜来猜去也不得要领,做着发财梦的人们,在金银岛上翻遍,又深潜到水下,也是遍寻不得。

这两首歌谣的作者,都被认定是吴平,藏宝本不为张扬,他作歌的目的,或是为了混淆视听,故布疑阵,真正的宝藏未必在此。

许多年后,还有人亲眼看到自毁容貌的吴平寻访旧友,并在旧友那里挖出了埋藏已久的财宝,随即扬长而去,可见宝藏另有其所。也可能是他的亲信知悉了其歌谣,却不可解,于是代代流传下来,逐渐为外人所知。

金银岛,传说中富可敌国的一座宝岛,金山和银山都在古老的故事中散发光泽。在古老的故事里,泼天的财富只为奖赏某个品行端洁的寒士,于是,每个人都在梦幻中认为自己即是最佳人选,并为之辗转反侧。

有人说,吴平杀了自己的亲妹妹,用妹妹的魂魄守护财宝。也有人说,那些歌谣是吴平杜撰出来的玩笑--他早就看破了世道人心,在为盗的十余年中,更是了然彻悟。他在离开海岛之前,在石壁上题了字,壁上的字即是这两首歌谣,吴平胸中文墨不多,所作歌谣与民间俚语相近。后来他又把两首歌谣秘抄了几十份,遍赠心腹,叮嘱各自珍重,若有机会活命,可待风平浪静后回来寻宝,然后分头突围。在生死关头,仍有心情做这种骗局,可见吴平对世人怨恨之深。

【1】《南澳志》:吴平寨前右山麓起,至腊屿天鹅抱卵止,系吴平将石沉海中,以阻商舶。舟人过此,必拜舵始能行。

【2】《南澳志》:贼众大惊披靡,以为王师从天而下也,一日夜俘斩三千级,贼自杀死无算。吴平获小舟遁外洋,仅以身免。


责编:万虚舟

内容简介

  中国海盗是被历史忽略的一群漫游者。他们曾逡巡在漫长的海岸线,乘潮水上下,他们曾一度强大到不可战胜,令西方殖民者也望风披靡,最终却销声匿迹。海疆是传奇的渊薮,作者从文献中打捞出海盗故事的碎片,杂取古代志怪、野史、方志等文本的体例进行重构,篇末则有来自古籍中的引文作为注解。古籍秘本的佐证,与正文的文学想象互为表里,共同拼贴为怪诞不经的海盗奇谭。

作者简介

    盛文强,1984年生于青岛,作家,海洋文化研究者。近年来奔走于渤海、黄海、东海及南海,致力于渔夫口述史、海洋民间故事的采集整理,兼及海洋题材的跨文体写作实践,著有《渔具列传》《海怪简史》《岛屿之书》等。    

 

凤凰读书

知识| 思想| 文学| 趣味

文字之美,精神之渊。阅读更多好书、好文章,请搜索关注凤凰读书微信公众号(ID:ifengbook)

分享到:

 

收藏